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689章 尾声(全书完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第689章 尾声(全书完)

    九州人的九州……。尐說網哈哈哈……。该来的总要来的。离心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步青云一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你看着就好。离心自信的说道,毕竟机关兽在他的手中时间最长,而且关于机关兽的上古信息,也只有他看到的最多。相比之下,步青云还差得远呢,以为十几年的血祭,就能改变?

    看什么?步青云刚一问出口,就知道离心在笑什么了。原本一动不动的机关兽,正在努力的挣扎着,每动一次,周身上下,就有一股红色,带着极浓血腥味的雾气,向四周喷发,随着血雾的浓度越来越低,机关兽的活动能力,明显在加强。

    不好……步青云大叫一声,他知道,这是机关兽在排斥自己的血脉。基础机关兽的第一次血祭,效果最佳,想要清除这种血祭,后来者需要成千上万倍的努力,才可能实现。

    而这只机关兽,也不知道被汤氏血脉,血祭过多久,多少次,早已经印入机关兽的每一寸,甚至连内部都已经完成了血祭。

    三千年前,这只机关兽不知道被武者使用什么手段,分崩离西,可这种血祭,依然深深的印在每一只机关鼠的体内。

    步青云虽然血祭了十几年的时间,而且还是最基础的那只机关鼠,可是当这只机关鼠与机关兽其牠的部件组合在一起的时候,三千年前的汤氏血脉,在很短的时间内,再次发挥作用,将步青云的血脉,排斥出体外。

    两种血脉,会令最初的血脉完全激活过来,现在的机关兽,会视所有非原血脉的人为敌人。也就是说,除了云氏、深海一族的人之外,这只机关兽会认为,四周全部是敌人,全都得斩杀干净。嘿嘿嘿……步青云,你不知道吧,在这种状态下,机关兽不将所有的人杀尽,是不会停下来的,除非汤氏复生,有人能真正的控制住这只机关兽。离心一脸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的机关兽,就连他也无法控制,进入了一种杀戮状态,没人能解除。

    随着离心的冷笑之声,机关兽已经将步青云的血脉,完全排斥出来,触手舞动着,向最近的武者瞬移过去,甚至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,数十名武者,已经变成一层血雾,连骨头渣子都没能留下。

    任道远甚至看不出牠是如何出手的,只感觉到他瞬间移动到那群武者身边,接着血雾迷漫。这些武者之中,不仅有数十位月祖,还有三位九州的阳神。

    大家动手,还等什么啊。步青云已经明白离心的意思,心知大事不妙,一个完全失控的机关兽有多可怕,在场之人,能够真正明白的,不超过五人。

    自己、离心、支九天、施平常,甚至连于星、宁采臣这样的强者,都是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不需要步青云下达指令,所有的人都知道,大事不妙,这只机关兽现在的行为,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言,忽东忽西,见人就杀,只是数息之间,已经有数百人被斩杀,其中不乏高阶武者。

    道兵队伍上前。步青云大呼道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,一队队道兵布下道阵,这些道兵的指挥者,眼光不俗,他们自然知道,想要按步青云的要求去作,根本不可能。这只机关兽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比任何一位阳神都快上数十倍,以道兵的能力,想要跟上牠的步伐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九州的道兵,几乎是全圆出动,为数众多,可以在各个方位,布下数量不菲的道阵,只要能够挡住机关兽片刻就好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步青云和他们想的都太简单了,十阶机关兽是无敌的,这话可不是白说的,别说是百人的道阵,就算是千人的道阵,在牠面前,依然是渣。触手挥动间,血雾层层。

    从牠排斥出步青云的血脉之后,前后不过半刻钟的时间,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近万人,如此大的一个战场,已经被一层薄薄的血雾所笼罩。

    已经开始有胆小的势力,准备撤退,这是机关兽,根本是不可战胜的。

    我们也撤……任道远一看大事不妙,也不准备淌这浑水,还是先撤退为妙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退。岚岩唐为同时说道。转过头,用岚世界的语言对众位战士说道:血祭……

    血祭?十九位阳神,同时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血祭。唐为看了任道远一眼,在自己胸口处,狠狠的切了一刀,血花四溅,转身向机关兽扑去。

    血祭……看到唐为的动作,所有的阳神眼珠子都红了,怒吼一声,同时在胸口上切一刀,向机关兽扑去。

    岚岩刚想动手,被最后一位阳神挡住:你……留下来,必须有人活下去。说完,向机关兽扑去。

    什么是血祭,这是什么意思?任道远拉住岚岩问道,听唐为说出这两个字之后,所有的岚部落战士,好似都疯了一般,什么都不顾,只知道在自己身上切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接着就向机关兽扑去,连自己这个大长老的命令都不听了。

    先辈的传说,世界因怪物而死亡,人类因血祭而重生。岚庆幽幽的说道,血祭必须是男子,女人是没有资格的。当然,这些仅仅是岚世界古老的传说,从来没有人见识过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任道远犹豫了一下,岚世界里的很多传说,都有几分神话色彩,可是很多传说,也是真实存在的。例如军部落,无论是部落的名称,还是部落里战士的名字,都带着很强烈的军人气息,很显然,这些人的先辈,定然是军人,只是时间太过久远,他们已经将这些原本是职位的名称,变成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任道远只是犹豫了一下,第一位岚部落战士,已经冲到机关兽面前,牠没有使用任道远给他装备的道器,而是一头冲向机关兽的身体,以血肉之躯,冲击比金属还坚韧千万倍的机关兽。

    最为奇妙的事情,在这一刻展现在众人眼前。这位岚部落的战士,身体瞬间化成血雾,被机关兽吸收到体内。同时,机关兽明显顿了一下,有半息的时间没有作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这半息的时间,给后来者更多的机会,第二名、第三名……更多的岚部落战士,将自己的血肉之躯,投向机关兽。

    机关兽不断的吸收着岚战士的血肉,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身体不断的向外散发着刺眼的毫光。

    继续,牠快不行了。唐为红着眼叫道,他毕竟只是月祖,修为比狩猎队的阳神要差上许多,速度自然也要慢上几分,前面的十几位岚战士,已经化成血雾,他距离机关兽,还有半里之遥。

    随着唐为的呼喊声,任道远心头忽然升起一丝明悟。很显然,这只机关兽并非是汤氏所有,牠存在的时间,可能更为久远,只是那些上古人类,几乎完全灭绝,活下来的人,经过无数的岁月,将先祖们的事迹,失传的差不多了,留下来的,几乎都是神话般的传说。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