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二二章 归来(上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二二章归来(上)-

    “太后节哀,”申时行缓缓上前,在臣子中,他与万历的感情最深,悲伤也就最深。[无弹窗小说阅读!]e^看就算为了万历,也应该争一争“微臣以为,千急万切,都应先查明先帝崩殂的原因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想知道真相?”李太后此刻完全是个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的母亲,她嘶声低吼道“你想让我儿死了还出丑么?”她咬着牙,斩钉截铁道“大行皇帝在睡梦中暴病而亡,这就是jiao代”虽然她当年被沈默打击的没了信心,但对付个后辈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太后这么说,申时行自然没法问了,只好退一步道“那大行皇帝的遗诏,不知太后有何旨意?”按旧例,皇帝驾崩,遗诏需由内阁首辅代拟,这是尽人皆知的。

    “大行皇帝没有遗诏……”李太后像头负伤的雌狮一般,通红着双目道“没听懂我方才的话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是事先拟好的……”申时行发现,这老nv人比万历还难对付,因为万历起码讲道理,她却蛮不讲理。

    “你见谁二十出头就立遗嘱了?”李太后的目光冰冷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病之久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东西,为什么要凭空捏造?”李太后yin测测道“元辅大人有什么图谋?”

    “帝王始有登极诏,终有遗诏,所谓有始有终……”申时行硬着头皮道,此刻他真怀念二王,可是两人俱已离京,剩下自己独木难支。

    “哀家虽是fu道,却也看过出自两代首辅之手的正德遗诏和嘉靖遗诏,以二帝末命的名义,污蔑二帝于极不堪寻常百姓还讲个入土为大,既往不咎。”李太后终于把她压在心头十几年的怒火倾泻出来“哀家不知道你们这些文臣,心底怎如此狠毒,竟让自己的君主,死后骂名如chao,永世不得翻身”

    “太后误会了,遗诏是用来为先圣收拾人心,为新君继往开来的。”申时行叹口气道“并非臣下有意贬损先帝,也没有什么不良企图,只有一片赤诚。”

    “哀家的懿旨也一样继往开来”李太后冷笑道“怎么,你对哀家的安排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敢,只是此事必须慎重,”申时行再叹口气道“一切当以社稷稳定为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像是人话。但先让潞王当皇帝,等常洛长大了,再接他叔叔的班,这样有什么不对?”李太后放缓语气道“高宗皇帝曾说过,国有长君、社稷之福,相信他也会同意老婆子这种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这种安排,自然是好。”申时行沉yin道“只是,微臣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李太后看看缄默不语的陈太后道“宫里有我们两个老婆子,还有皇后在,三座大山还镇不住?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是担心这个……”申时行心一横,抬头缓缓道“兄终弟及,我朝也有先例。值此风雨飘摇之际,潞王接位确实要比皇长子更好,但是……必须要先向天下证明,他与先帝暴薨没有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把狐狸尾巴lu出来了”李太后紧紧攥着罗汉念珠,愤怒道“你竟然敢污蔑老身的儿子兄弟相残?为了阻止国有长君,我看你是丧心病狂了是不是看你那老师当立皇帝威风了,自己也想过把瘾?”

    “太后千万不要误会,微臣没有丝毫污蔑潞王的意思,”申时行像没听到李太后的詈骂似的,依旧冷静道“但是据说先帝所进金丹,乃是潞王所献,这难免会让天下人产生一些联想。证明潞王的清白,是他登位的前提,这也是为了潞王着想”

    “放屁”李太后却怒不可遏道“我而本身就是清白的,清者自清,何须证明?”说着转过头望向邱得用,低吼道“潞王呢……为什么还没进宫?”

    “潞王殿下悲伤过度,本来第一时间就要赶来……”刚从外面进来的张诚,一脸郁闷道“但也不知哪个奴才多嘴,竟然向他道喜,结果把自己反锁起来,不肯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荒谬,”李贵妃一阵头晕目眩,强自支撑住道“他怎么这么不识大体?”说着重重一拍桌子道“把他给我绑来”

    潞王府中,已经luan成一团。

    府上没有一个顾得上为大行皇帝掉泪的。从王妃到长史、从宾客到太监,都陷入了极度的亢奋。他们兴奋、他们焦躁、他们ji动、他们着急……这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通常来讲,一旦入了藩王府,无论是太监还是后妃,抑或文武属官,基本上就走进死胡同,剩下的年月,只能是hun吃等死。

    现在天上掉下个金疙瘩,本来已经绝望的众人,突然有了咸鱼翻生的机会,又怎能不紧紧抓住,患得患失呢?

    然而潞王却躲起来死活不lu面,把府上人急得呦,全成了热锅里的蚂蚁,唯恐过了这村儿没这店。

    王妃、太监总管、长史、清客……以及一干头面人物,都指着他飞黄腾达了,哪能遂了他的意?隔着men苦口婆心的劝说,嗓子都干了,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会出事儿了?”太监总管李刚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把men撞开”王府长史苏志坚,当机立断道“王爷得罪了”

    于是招来几个shi卫,一二三,嘿呦,一下就把men撞开

    g上打哆嗦。

    众人好容易把被子掀开,找到他的头,只见潞王涕泪横流、惊慌失措道“不干我事,真不干我事”

    众人哪管他无病呻yin,这时候手快有、手慢毋,哪还有时间再废话于是立即扑了上去,有的紧紧抱住人,有的解头换发式,有的宽衣解带往上套孝服,然后不由分说,塞进轿子里,簇拥着往紫禁城赶去。

    与整个王府的鼎沸不同,后hua园的炼丹房中,却比外面的天气还要肃杀。

    炼丹房是内外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